第10版:黑油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要闻

第03版
油田新闻
 标题导航
2020年5月19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声 音

●远山【克拉玛依日报社】

今年的清明节,清寒与哀思似乎比往年更沉重一些。上午10时,当行驶中的车辆突然鸣笛、行走的路人驻足默哀时,一股热流,突然从内心涌向了眼角。那些曾经鲜活的人,曾经响亮的声音,突聚眼前,交织过往。

实际上,作为一个行动者的个体,每个人的心里,在那一刻,有众多的“声音”突然复活。有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有亲人、师者、友人,也许,还有某些曾经与你相处得并不融洽的人……他们的身影,在岁月里变为了天空中的光烟;他们的声音,留在了行走者的血液中,在某个场景、某个瞬间,指导他坎坷向前。于是,不自觉地,又有人在内心开始模拟,如果他们还在,如果当初,自己再能对谁更好一些……

我想到的众人中,有一些是未曾谋面的历史慨叹者,有一些是遗憾离世的弱者,有一些是曾在我周围起居却被忽略的人,更多的,是没来得及看到更美好的世界就匆忙离世的人……

于是,在一种追念中,我突然对实实在在存在的亲友,无比想念。

今年过年,由于家里的人比往年都多,年三十那天,正逢下雪,弟弟就让家具商送来了一套大餐桌,即使全家十余口人围坐一起吃饭仍显赢余,就连打牌、喝酒也完全能应付得过来。

正月里的一天晚上,一大家子人坐在桌旁欢聚。大家坐齐后,我爸给我分配了一个任务。

“去库房,抱一箱纯……”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已经“完全”领会了意思,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向库房走去。

由于前几年我家商店新翻修,库房的开关位置我不清楚,于是就借着手机电筒,在众多的箱子中要找到带“纯”字的箱子。

“纯……纯什么来着?应该就是个喝的……”边看箱子,我边自言自语。没几分钟,我便发现一个大纸箱上写着“纯甄”两字。

“好,就你了!”我哼哧哼哧打开大箱子,从中抽出一个小箱子抱回了厨房。

“抱来了!”一进门,我便向我爸展示我做事“雷厉风行”又“分毫不差”的本领。

“纯甄……哈哈哈”

我没等来表扬,而是一阵哄笑声。

“爸让你抱的是‘纯生’啤酒!”

“啊哈哈,我们等着喝酒,你抱来一箱酸奶!”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再看我爸,他也笑得满脸春风。

在一片前俯后仰的笑评中,我再次来到库房,很快找到了“纯生”两个字……

后来,我硬着头皮等大家笑声落尽进入喝酒环节后,悄悄掩门来到另一间房子。里面,几个孩子正在看电视,我妈躺在床上看手机。

“刚才听到笑声很大,你们在笑啥?”我妈问。

其实,以我对我妈的了解,我是完全不应该告诉她真实情况的,可是,我心里的好奇还是抵过了对讥讽的畏惧。

“也没啥,他们要啤酒,我抱去了一箱酸奶,因为这两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像。”

“哈哈哈……高材生呀高材生,除了你,估计还真没人能给喝酒的人抱一箱酸奶。这‘文化高’的人,想事情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哈哈……”我妈幸灾乐祸的笑声,又引来几个孩子嘻嘻哈哈的跟风……

常见一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许多年来,在与亲与友与他人相伴的日子里,那些笑声、那些骂声、那些争论声、那些咬牙切齿的哭声,分开后,在任何或嘈杂或寂静的场合里,独自悠扬。只不过,众多的声音中,有一些,成孤,成绝……但在某一瞬间,却余音绕心。可惜,再洪亮或微弱的声音,随着最后一个知晓人的离开,便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古往今来,风尘烟起,那些声音,也许会在一个日子,汇聚成歌。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克拉玛依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克拉玛依网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网 Copyright © 2003-2008 www.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05004568号 未经克拉玛依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