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版:黑油山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要闻

第02版
油田新闻

第03版
油田新闻
 标题导航
2020年7月28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石油人的吃住行

●李博智【西部钻探地质研究院(克拉玛依录井公司)】

2018年,我在同学的介绍下误打误撞地干上了石油地质专业。自打我进入这一行,不少原本不怎么联系的朋友居然都七拐八拐地联系上我,每每都会好奇地问我,为何一个土生土长的宁夏人,揣着仪器自动化文凭跑到新疆干石油……说实话,我也说不清楚。

然而,两年的时间让我对石油人的生活有了更多的了解,在这里,生活变得很不一样,吃、穿、住、行都“别致”了许多,而且自带一股“油烟味”,这也是我为何想记录下它们的原因。

先从吃说起。俗话说“大美新疆”,头一件就美在吃上。井队上的伙食也不例外,在诸如烤肉、抓饭、烤包子等各种美味的轮番碾压之下,来自内地的我逐渐开始顶不住了,腰围明显变大了。

但也不是在每口井上的伙食都有这样的标准,偶尔也会碰到个别井队的伙食有时会有种穿越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即视感,也全当忆苦思甜。但那种感觉也挺好,很多儿时的回忆会自然地流淌出来,让我好生回味。

某次上井,为了防止再穿越到儿时,我从市区出发前特意带了几罐辣酱,到了井上开饭时间,我就带了一瓶到餐厅。然而,等我打完饭回到座位上时,辣酱就只剩个瓶子底了。我记得那顿饭,剩饭的人绝无仅有。没有尽兴的我第二天又带了一瓶辣酱到餐厅,这次,这群“吃货”才知道,原来辣酱不是餐厅提供的啊,还安慰我说:“你一半呀我一半,各人半碗下米饭……”

我的辣酱很快被吃完了,我也一下多了几个朋友,再往后,一到遇有什么好吃的,他们就会从背窝里拽起连鞋都来不及穿的我。于是我发现,吃东西这件事啊,人越多,不管吃啥就都越香。从此以后,我多了一个习惯,每次上井前都会多带几瓶辣酱,为了那份香,也为了我那些可爱又纯朴的朋友们。

说完吃,再说说穿。

去年冬天,崭新的冬装及时送到了井上,但裤腿却长出来一截。为了把裤子拾掇利索,我找遍了整个井队,也没找到针头线脑,只好把裤腿绾起来,可又总是往下掉,不但难看,还老绊脚,和我同班的录井工程师看不过去了,准备给我用订书机把裤腿订上。

订书针当别针用?我一时有点难以接受。工程师看出了我的顾虑,就说,好看难看是其次,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听他这么一说, 不再多想,拿起订书针就把长裤腿给解决了。

之后,我又不断创新,纽扣掉了就找半截铁丝拧上,除了偶尔蹭着肚皮时有点痒外,这铁丝缝扣到底结实。自打有了订书针装饰的裤边,铁丝拧着的纽扣,我就觉得我的“石油工人”的气质就妥妥的了。

井场上的工作环境简单粗暴点说就是钢铁基地,重型机器,这些都是男人的最爱,估计有些人一到这种场合,就会幻想出几部科幻大片来,再加点狗血的爱情桥段,应该特别能彰显戈壁空旷孤寂的金属美感,这就是大西部的典型格调了吧。

和工作环境一样“简单粗暴”的还有居住环境,集体住宿免不了私人空间的重叠,夜晚的呼噜声更是全维度无死角,于是,我们这类睡觉自带音效的人就会“嫌弃”地被集中起来住到了一起。于是,每晚但听“电闪雷鸣,此起彼伏”,偶有“琴箫合奏,鸾凤和鸣”,绝对是平时享受不到的大片级背景音效。当然,对于睡觉自带音效的人来说,每一个夜晚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蒙头睡到天明……

至于行,我是绝对有话说,哪里有石油,石油人的身影就在哪里。三两个月和家人不见面是常事,孩子的成长,父母的衰老,在石油人的记忆中都是转瞬即逝的事。

记得某次交接班,我和对班的录井操作员聊了几句家常。当谈起女儿小时候时,他的眼睛一下变得潮红了,我的心也跟着变得柔软起来。

石油人的世界里有苦有甜,但五味陈杂才是人生,既然我选择了这一行,那么爱这行,才叫有追求有理想。有时我也会攀上钻井平台,远远地望一眼东方,那里有我的母亲,我的黄土地,那里是我的来处,我永远把它们放在心底细细珍藏。如今,“石油”让我行走在一望无垠的戈壁上,如同航行在大海里,而井架就是我的灯塔,在这灯光下,我的天地,我的呼吸,我的行走,甚至我的感情和我的梦,都带上了这股浓浓的油味儿,已经深深印刻心间,再也挥之不去。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克拉玛依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克拉玛依网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网 Copyright © 2003-2008 www.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05004568号 未经克拉玛依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