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玛依日报 新疆石油报 油城消费指南
第25版:专栏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01版
封面

第02版
资讯

第03版
热点
 标题导航
2014年3月31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酒伴人生路

    ●上官燕

    酒是好东西,人生无酒总归少些趣味。

    认识到酒的时候是在书上,有李白斗酒诗百篇;有杜康造酒醉刘伶;有鲁智深醉打山门;有史湘云醉卧芍药荫……这其中,文人饮酒疏狂,知己饮酒欢畅,英雄饮酒奔放,美人饮酒红袖留香,当时读来,向往不已。

    参加工作以后,接触酒是在1994年调至业务部门开始的。因为要面对客户,经理规定:“你,喝三杯,三杯以后我替你。”我一个小丫头,硬着头皮得令,喝了一杯酒就上头了,只记得那酒又苦又辣又冲,其余什么味都忘了。那时喝酒还是规规矩矩的小杯,现在的克拉玛依,喝酒早换大盏了!

    在饮酒的岁月里,我发现酒的“度”很有意思。不管高手还是雏儿,其实心里都是知道这个“度”的,喝到什么程度恰好,多一杯就高了,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之所以醉了,全是个人所为,纯粹地讨醉。或是不得已,碍于情面,或是非要撑着,抱有侥幸心理,或是好友知己,不醉不能尽兴,于是乎,超越了这个度。

    我醉过。可能在宿醉的眼里,这根本不能叫醉,因为所有的情节都记得,所有的场景都历历在目。那是单位去布尔津旅游的时候,到达地点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大雨,湿润的茂密树林、点燃的红红篝火、四周的清新花香,令人兴奋地喝起酒来就像在喝水,不知不觉就到了“度”了,心中却放纵自己:为了这么美的夜晚,为了这么迷人的树林,为了这花香,醉了也值!喝到最后,只记得自己一直笑啊笑,唱啊唱的,但是能感觉到自己不对头。悄悄地躲起来,手指放在嘴边,轻吹,小声(估计声音不会小)对自己说:“嘘,你喝多了,别回到人群里丢人了,傻瓜,睡觉!”真的就这样管住了自己,找到车子,躺下就睡了,朦胧中听到同伴们同样喝得走调的声音又唱又叫,不由地在车上笑出声来。

    再后来,接触的人多起来,某些场合也愿意多喝两杯,但是更愿意乘着酒兴,谈笑风生,体味世情。接触的最难忘的是某认证公司的老总,是个儒生,酒量一流,文才也一流。一瓶酒下肚,开始吟诗颂词,我们听得饶有兴味,不觉加入,宾主尽欢。也遇到过张狂之徒,没喝多少酒就开始吹牛放话,不可一世,无妨,咱也借酒撒疯,拍桌子瞪眼,就差抄板砖了,怪了,反而打成一片。难怪苏东坡写出:“酒酣肝胆尚开张”这样的词来,有时,“酒壮怂人胆”一点不差!

    近年来酒喝得少了,又因为莫名过敏不敢再喝,但对酒的感情依依。记得徐悲鸿论画时说过:“画,贵在似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象欺世。”我已将他的话引申到了喝酒的意境中来——饮酒的最佳状态在醉与非醉之间,真醉只剩囫囵,不醉根本无味!这酒,喝到恰好,才算得趣儿!最喜三两知己,几碟小菜,一壶老酒,一曲老歌,细细品来,慢慢回味,人生在酒中释放,在歌声里延伸,痴痴凝想,娓娓诉说。

    冬雪未融,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呵呵,正是饮酒的季节!

    上官燕:乐天知命大女人,心慈手黑好妈妈,娇嗔无赖懒老婆,改制企业小杂工……年近不惑,心似顽童。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虚拟主机 | 建网服务
克拉玛依日报社、新疆石油报社、克拉玛依网制作、发布 市局党委主办、党委宣传部主管
版权所有:克拉玛依网 Copyright © 2003-2008 www.kelamay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05004568号 未经克拉玛依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