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水千山只等闲
——“红色诗文里蕴含的宝贵精神”系列品读之七

    ●唐跃培

    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说:“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大家知道,中国革命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建设都是在极端危险、极端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的,杀头、坐牢、牺牲、受难、受苦、受累、受穷甚至受气、受屈、受误解,都是家常便饭。在这种艰难困苦的环境与条件下,不要说没有勇于牺牲、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行,就是没有坚信自己从事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一定会成功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也不行。

    从“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到南昌起义失败、秋收起义失败、广州起义失败,到一次次几十万大军压境的围剿 ,到长征,到空前惨烈的湘江战役,到过雪山草地,到日本鬼子的三光暴行,到皖南事变,到国民党对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到朝鲜战争……哪一次不是雷霆打击?哪一次不是生死考验?如果没有足够的乐观豪迈精神,愁都能把人愁死!

    这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红色诗文中有体现吗?当然有!其中陈毅元帅的《梅岭三章》就很典型。

    断头今日意如何?

    创业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

    旌旗十万斩阎罗。

    南国烽烟正十年,

    此头须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努力,

    捷报飞来当纸钱。

    投身革命即为家,

    血雨腥风应有涯。

    取义成仁今日事,

    人间遍种自由花。

    红军主力长征后,陈毅留在南方继续领导武装斗争。《梅岭三章》是1936年冬天陈毅在梅岭被国民党四十六师围困时写下的三首诗。自己的生命随时都可能结束,但陈毅不是沉浸在悲切恐惧的心境中,他心心念念的是即使死了也要“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是希望“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是坚信“血雨腥风应有涯”,“人间遍种自由花”。一个人最终能当元帅,不仅是因为他有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同样因为或者说更因为他有勇于为信仰献身的境界和蔑视一切艰难险阻的气魄。

    这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在伟大领袖的诗文中表现得更加普遍和强烈。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这是毛泽东主席1929年10月写的《采桑子·重阳》。

    秋风秋雨愁煞人!悲秋,可以说是中国历代文学作品中的常见主题,“悲哉,秋之为气也!”“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寄他方?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好伤心好凄凉啊!但在毛主席笔下呢,秋天却是“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心态不同,境界不同,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自然不同。

    有人说毛主席身上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阳刚之气,这种积极向上的阳光心态就是这种阳刚之气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总是、总能看到向上的、积极的、阳光的、乐观的一面。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是毛主席1935年10月写的《长征》。大家都知道长征是何等艰难惨烈,但面对这样的艰难惨烈,主席的心态是什么样的呢?“万水千山只等闲”!吃人的雪山草地呢,“三军过后尽开颜”。如果没有这样一种乐观豪迈的心态,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蔑视一切困难的勇气,就不可能有主席领导全国人民百折不挠争取革命胜利的坚强意志。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是毛主席1961年12月写的《卜算子·咏梅》。他在标题下明确标明:“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要更好地理解这首词中蕴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们必须看看陆游的同题原作《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在陆游的词中,梅花的形象是何等的孤独寂寞冷,是何等的凄凄惨惨切切,但在主席的词中呢,梅花成了凌霜傲寒、艰贞不屈、乐观爽朗的象征。依然是因为精神境界不同,对待同一个事物的看法和心态就完全不同。

    今天,我们虽然处在和平建设时期,但每一个人在具体工作中都不可能只有高歌猛进、没有艰难曲折。我们该怎样面对这些艰难曲折呢?读读主席和陈毅元帅的诗词吧。“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时间:2021-06-23    来源:克拉玛依日报
返回主页